ブログトップ
銀波鏡含。






zoom in。


同是過路,同做過夢
本應是一對
人在少年,夢中不覺
醒後要歸去

俗塵渺渺
天意茫茫
將你共我分開
斷腸字點點
風雨聲連連
似是故人來


--------------------------------------------



似是故人來,這首沒什麽好說的了,文都寫過了= =

前幾天推文給龍兒看的時候說了Sindy,於是自己也跑去重看了一遍浪笑,毫無意外的再次淚奔在電腦前otz
這篇文遠沒有天系列有名,説來我很雷天若的,形容得刻薄點,簡直就是啥啥啥的裹腳布又臭又長,整個一言情框架,橘子在裏面一次又一次的被格式化,海殤后半整個是個瘋子,真悲哀這樣的文成爲殤書的經典,就像求之不得成爲龍劍經典一樣,如果大多數人心中是這樣的殤書與龍劍的話。
還是說浪笑吧,它無疑是殤書中我最愛的一篇,甚至可以説是所有霹靂同人中最愛的一篇。 毫不誇張地講這是篇無論什麽時候打開無論從哪裏開始看都能我淚奔的文,或許最開始是因爲文章本身,或許爾後的已經不再是為文章本身,但這些情緒依然都因爲那些文字的牽動而宣洩。
喜歡Sindy在講快意輕梅裏提到的天真及天真的淪喪,入江湖入社會,既是天真的淪喪,雖然在快中殤書皆爲了追隨天真而逝去,但在霹靂裏,橘子依然用他的天真和正道第一人的武力維持著這份天真的奇跡。
這種奇跡是一種理想,是一種不可能的存在,正因爲這種不可能的存在而深愛,同時,悲傷無法克制的席捲而來。
梵天的名號自是取自印度神話,是破壞之神,同時亦是創世之神。而蟻天的名號我一直也沒有找到確切出處,於是自認為大概是蟻視天下的意思吧。
蟻視天下,卻唯獨對海而殤,殤情殤心或是最終殤了性命,海天看似相連,卻實則永恒的兩兩相望。




我好像再也沒有見過他。那個我唯一的小朋友,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如果早在多年多年前就和他遇見,那時候,不知道會發生什麽和現在完全不同的事。不過,也只有在當時的那種相遇,我才能體會,去感覺,羡慕著天真的滋味。





執子之手,卻又分手。
[PR]
by cong0 | 2007-03-06 03:31 | 只是凃圖。